顶部菜单
自定内容
自定内容
自定内容
新闻中心
 
核雕艺人张永胜:守住手艺人的底线
作者:admin    发布于:2018-04-02 10:51   

  张永胜,一个刚读到小学五年级就辍学的“80后”,如果没有核雕,他也许会像很多“农二代”一样,没学历、没关系,只能在城里从事最脏、最累的工作;或者像村里的同龄人一样,在家务农,靠体力活维持生计。但有了核雕这门手艺,他摆脱了贫困,走上了发家致富之路,并带动很多农村孩子也共同致富。如今提起张永胜,北方核雕界中没有不竖大拇指的,无论手艺还是人品,当地一万多核雕艺人都对他交口称赞。

  凄苦的少年时代

  张永胜1985年出生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五常县的一个小村子,从懂事起,父亲就常年不在家,因为父亲不给生活费,没有收入,母亲只好把家里的房子卖了供他读书,他读完小学五年级后,母亲实在没有能力供他读书,张永胜只能辍学。后来父母离婚,母子二人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。直至1999年,母亲带着他远嫁到河北省永清县双营村,日子依旧过得清苦,除了种地没有其他营生。

  一个本该充满梦想的14岁少年,不得不面对现实早早走向社会,他每天天不亮就从家里蹬着人力三轮车,到几十公里外的地方卖水果,后来还倒腾过海鲜及其他小生意,因为年龄小,路上有几次差点出了车祸,但即便如此辛苦,家里的生活始终没得到多大改善,仅够糊口。当地人有早婚的习惯,张永胜到十八九岁时,村里的同龄人都有对象,而他还住在那几间破土坯房里,有哪个姑娘愿意嫁给他呢?张永胜心想,他的命运难道注定要如此凄苦吗?

  核雕摆脱穷困

  双营村在永清县的别古庄乡,别古庄乡是核雕的北方基地,当地有很多人从事核雕这门手艺,张永胜继父的外甥张习连就是其中的佼佼者,张习连看到张永胜小小年纪就要扛起生活重担,就把他招聘到自己的核雕作坊里学习核雕技艺,希望让他挣点钱改善生活。

  张永胜自小就喜欢绘画和书法,只是因为家贫不能像城里孩子一样得到深造,出于对绘画的热爱,他很快就爱上了核雕,踏踏实实地跟着张习连学习核雕技艺。因为比别人用功,再加上有绘画底子,他很快就从张习连的众多弟子中脱颖而出。一年半之后,张习连鼓励他自己单干。于是,张永胜回到村里开了家名为“心江核雕”的小作坊,并取艺名“文纪”。因为张永胜的手艺好,不到三四年时间,落款为“文纪”的核雕就在北京潘家园文玩市场小有名气了,同时邻村也有很多年轻人慕名到他的作坊里学习核雕技艺。很快,他翻盖了新房,五六年之后,又在永清县城买了房,购了车,娶了媳妇,两位老人也得以颐养天年。

  为了提高技艺,他又拜核雕界的南工大师周雪官为师,学习南工技艺,将南工与北工的技法融合,形成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核雕作品。看到他的成功,东北老家的几个表弟也千里迢迢赶来永清向他学习核雕技艺,如今,他们中有很多人都在永清县城买了房子和汽车,日子过得相当不错。

  核雕是手艺不是买卖

  张永胜的成功不是偶然的,他的起步正赶上中国经济快速腾飞的时代,当中国人的口袋里有钱之后,随之而来的就是人们文化消费的增长,国内文玩市场是在2000年之后渐渐火爆起来的,这也使得大批手艺人有了改变命运的机会。

  其实,早在上世纪70年代,永清县就有了核雕,但当时仅供出口,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,当地集体企业转产后,很多核雕艺人因为没有市场,无奈放弃了核雕而改作他行。因为当时国内的文玩市场还不是很火,核雕艺人的生活很清苦,像周雪官这样来自核雕之乡——江苏省苏州市舟山村的的核雕泰斗,其花3个星期精心制作的手串,在上世纪90年代只卖100元。如果没有执着的信念,很难将核雕这门手艺坚持下去。张永胜学习核雕之时,正是国内文玩市场刚刚兴起之时。从2006年开始,国内市场对核雕的需求渐渐达到高峰,并一直延续至今,如今,周雪官的一件核雕作品已达到10万元左右,张永胜的一件作品也在2万元左右。

  但令张永胜担心的是,现在很多人看到核雕市场火爆,就把它当做一门生意,不踏实学习核雕技艺,而是用机雕扰乱市场。现在,核雕的价格一直在下滑,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很多玩家不敢再买核雕,怕买到机雕作品。张永胜说:“核雕是门手艺,而不是买卖,师父张习连在那样困难的条件下都没有放弃对手艺的坚持,就是为了核雕市场的春天,我们不能没了良心而自毁这个好不容易形成的市场。”

  张永胜一直坚持手工雕刻,为了避免和机雕打价格战,他把相当一部分精力投入到桃核的雕刻上来,因为桃核有不规则的纹路,机器无法实现对它的雕刻。张永胜也像师父张习连一样,希望能重塑核雕艺人的形象,并一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捍卫手艺人的底线。

自定内容











联合国教科文总部备案链接

国际民间艺术组织 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06498号



 
访问统计